微信

“阿里女员工”事件的亚朵酒店,疫情下再博美股上市

证券公司11-10 19:51

  要说疫情三年,受影响最大的行业,酒店业是必然上榜的一个。

  过去这三年,酒店业有多惨,大家都有目共睹。

  但就是在这样的行业寒冬之下,有一家酒店企业,却铆足了劲头要去资本市场上市。

  疫情三年,这家酒店企业就已经冲击上市三次,七次更新招股书。

  它就是网红酒店品牌——亚朵酒店。

  对的,因为“阿里女员工”事件,意外被推上风口浪尖的亚朵酒店。

  图源:亚朵酒店官网

  11月7日,亚朵集团提交了更新后的红鲱鱼招股书,计划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IPO发行定价区间为11~13美元/ADS,有望成为“中国新住宿经济第一股”。

  

  看起来,亚朵距离上市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这一次,它能成功吗?

  收割新文青,亚朵酒店的IP之路

  提起亚朵酒店,大家首先会被这个有点别致的名字吸引。而关于亚朵酒店的创立,同样有一个十分浪漫的故事。

  亚朵的创始人耶律胤(原名王海君)是一位资深的酒店行业人士,曾任职锦江之星、格林豪泰、如家等。

  在一次旅行中,他意外走进了云南怒江的亚朵村,为当地的自然、清新、淳朴所触动,故以此为名创立了“亚朵”。

  2013年,耶律胤创办亚朵酒店。同年,首家亚朵酒店在西安创立,定位中高端,偏小众奢华风。

  区别于一般的中端酒店,亚朵酒店内有着24小时图书馆,酒店客房内张贴着大量摄影作品,文艺范十足。

  图源:亚朵酒店官网

  此后,亚朵酒店通过跨界与IP打造的方式,将文艺路线贯彻到底。

  2016年,亚朵开创IP酒店模式。同年11月,亚朵与吴晓波合作,在杭州建立了第一家IP酒店“亚朵·吴酒店”。

  此后,亚朵在IP之路上越走越远,陆续打造了网易云音乐“睡音乐”酒店、知乎“有问题”酒店、同道大叔“星座”酒店、虎扑“篮球”酒店、“QQ超级会员”酒店等众多IP酒店。

  

  这一系列的IP酒店,通过互联网营销,让亚朵酒店名声大噪,成为了现象级网红酒店,也积累下了超3000万的圈层会员。

  观察亚朵酒店的崛起路径不难看出,亚朵走的实际上是细分客群的路线,瞄准的是文化水平和付费能力都相对较高、年轻一派的新中产阶层。

  亚朵的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1年底,亚朵A-Card忠诚度计划注册会员数量累计超过3000万。2021年亚朵共售出近1800万个间夜,其中39.7%由A-Card会员贡献。

  2021年,亚朵有23.6%的客户年龄在30岁以下,45.5%的客户年龄在30~40岁之间,30岁以下的客户占公司总交易价值的33.9%。

  

  高知圈层的经营,也为亚朵带来了远高于同行的房价。据招股书,2021年,亚朵旗下IP酒店已售客房平均房价(ADR)高达469.1元,比同等级酒店高出15.4%。

  目前,亚朵旗下拥有A.T.HOUSE、亚朵S酒店、ZHotel、亚朵酒店、亚朵X酒店、轻居六大住宿品牌,因应不同人群住宿需求。

  同时,亚朵还开发出了场景零售品牌Atour Market亚朵百货,并已孵化三大原创生活方式品牌,休眠场景品牌「αTOUR PLANET亚朵星球」、气味美学品牌「SAVHE 萨和」,以及全方位在途出行品牌「Z2GO CO.」。

  

  简单来说,亚朵不仅想卖房间,还想卖新中产出行所需要的一切。

  收割加盟商,亚朵故事还能讲多久

  背靠文艺IP圈层,亚朵讲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新住宿故事。

  但再文艺的外壳,榜上资本之后,都要露出利益的底色。

  翻开亚朵的招股书,2019年-2021年,亚朵酒店的总营收分别为15.67亿元、15.67亿元和21.48亿元,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.61亿元、0.38亿元和1.4亿元。

  今年前三季度,亚朵酒店实现营收16.37亿元,净利润1.79亿元。

  在疫情肆虐的三年里还能实现盈利,亚朵算酒店能打的。

  如果这赚钱能力,不是来源于收割加盟商的话。

  根据招股书,亚朵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三个部分:加盟店、租赁酒店和零售项目。

  2019年-2021年,亚朵来自管理加盟酒店收入分别为8.40亿元、9.26亿元和12.2亿元,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53.6%、59.1%和56.8%。

  简单来说,加盟收入,一直都是亚朵营收的重头。

  2021年,亚朵总门店数量为745家,当中加盟酒店的数量是712家,也就是亚朵的直营店仅有33家。

  本来,如果加盟可以赚钱,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,奈何亚朵的经营模式决定了加盟费用和经营成本注定高企。

  根据此前媒体披露的一份亚朵(包括亚朵、亚朵X和轻居3个品牌)的加盟手册显示,加盟商签约时,需要支付每间客房5000元的特许品牌申请加入费;每店1万元技术系统安装费、5万元图书馆筹建费、8万元工程指导费、1.5万元技术系统撤场费,以及10万元履约保证金(合同期满后无息偿还,加盟期限为10年)。

  这些都属于前期投入的一次性收费,以一家100间客房的加盟门店测算,这部分投入约为75.5万元。

  除此之外,亚朵还会向加盟门店收取持续性费用,比如管理费、积分成本费、向加盟商外派管理人员、财务指导费、流动图书馆维护费等。

  

  高昂的前期成本投入,决定了亚朵的加盟商冗长的投资回报周期。而较高的运营成本,更是大大压缩了加盟商的盈利空间。

  据悉,亚朵一间客房的运营成本就不低于160元,对比全季则是120元,而亚朵每晚房费收入除去总部与员工抽成,留给加盟商的只有40%。

  再叠加疫情黑天鹅所带来的影响,加盟商想要赚钱回本,三个字:太难了!

  这样的背景之下,亚朵和加盟商间的矛盾和纠纷时有爆出,甚至还曾经出现过“加盟商维权把亚朵总部的电闸拉了,导致总部员工被迫放假一天”的传闻。

  一面是加盟商难赚钱难的诉求,另一面却是疫情黑天鹅的如影随行。

  数据显示,2022年上半年,亚朵的酒店生意覆盖至全国151个城市的834家酒店,门店数量增加89家,但整体入住率仅为57.5%,下降11.5个百分点;

  平均每日房价数据(ADR)则为人民币367.9元,同样跌了10.98%;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数据(RevPAR)224.4元,也较去年同期下降24.77%。

  扩张需求叠加收入锐减的压力下,亚朵会缺钱,也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毕竟,从2017年以后,亚朵就再未传出过融资的消息。

  但公司的负债率却在一路攀升,2019年-2021年,亚朵的负债率分别为67.96%、71.5%、72.9%,远高于酒店行业A股上市公司约为50%的平均负债率。

  多重压力下,上市,似乎成了亚朵最后的救赎。

  

  但主打情怀牌的亚朵,在资本市场却屡屡受挫。

  早在2017年,亚朵就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,希望在3年内完成A股上市。

  2019年6月,亚朵与 中信建投 签订辅导协议,想要在创业板上市,但最终上市辅导工作因故终止。2020年1月,亚朵又一次计划登陆创业板上市,但最终又再次终止上市计划。

  在大A两度受挫之后,2021年6月,亚朵选择转换上市方向,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招股书。

  令人没想到的是,本应在2021年7月1日登陆纳斯达克的亚朵,却在上市前主动撤销认购。

  彼时,有市场声音称,亚朵未能完成上市的原因与招股书相关数据的真实性有关,招股书中所公布的酒店数量与实际疑似有差异等。

  一年后的2022年6月,亚朵又再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,并于9月和11月7日两度更新招股书。

  本次亚朵IPO发行定价区间为11~13美元/ADS,美银证券、花旗集团、 中金公司 和招银国际为此次亚朵IPO的联席账簿管理人,雪湖资本作为基石投资者参与本次IPO发行。

  没错,就是那个曾经锤爆瑞幸数据造假,最近又声称“瑞幸在中国超越星巴克只是时间问题”的大空头雪湖资本。

  你品,你细品!

  这一次,亚朵能上市成功吗?退一万步讲,上市成功了,之后呢?